成功案例

当前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你所不知道的重庆 凌晨四五点在做什么--四川频道--人民网

作者:admin 时间:2020-03-16 16:51
原标题:公交司机接力运送火车修理工,保障城市和铁路的运输畅通

  ▲驾驶员陈海洋4:15起床

  ▲陈渝天还没亮就走出家门

  ▲工作中的颜静(受访者供图)

   维修工刘庆(受访者供图)

  3月10日凌晨4:50,北碚。

  初春的空气中透着温暖的气息,即便戴着口罩,44岁的交通开投公交集团北部公交驾驶员陈海洋还是感受到了久违的惬意。

  凌晨5:00,北碚开往重庆西站的交通车就要出发了,陈海洋的任务,是驾车到九龙坡区十三医院接二十几位铁路职工前往铁路西客整所。这些工人,要为重庆始发的列车进行维修和检查,任务繁重。

  同一天的凌晨5:50,李家沱。

  成都铁路局集团公司重庆车辆段的维修工刘庆也开启了未来24小时的忙碌,起床洗漱后一路小跑出门,他要赶上6:30从融汇小学始发的交通车,为随时待命出发的火车进行检修及养护。为他们开交通车的,就是陈海洋所在公司的8位驾驶员。

  8+200,这一组数字的背后,是8个人保障200多名铁路维修工人日常工作的常态,而这一点,在防疫时期,显得尤为重要。

  凌晨四五点以后的重庆发生了什么?让我们来解读他们的故事。

  公交司机陈海洋 穿越四个区耗时3小时35分 为了准时送检修人员上班

  陈海洋家住北碚区九院附近嘉陵村。这段时间,每天凌晨4:15,手机闹铃一响他就会准时起床。

  工作20年的他有个习惯,睡觉前,衣服会按照第二天穿衣的顺序放好,“起床不好开灯,老婆上班比我晚一点,让她多睡一会儿。”

  摸黑穿好了衣服,洗漱完毕,带着牛奶鸡蛋和头天准备好的午餐盒,就出门了。凌晨4:40的街道空无一人。路灯下,他一人走到北碚公交车站,与同事乘坐5:00的交通车到重庆西站接车。

  凌晨不堵车,大约5:40就到了重庆西站。陈海洋拿着抹布和拖把,为车辆清洁、消毒并检查例保,一系列工作完成下来,起码要用半小时。

  6:20,陈海洋发动交通车准时从西站出发,前往九龙坡区十三医院接铁路职工。

  身为驾驶员,他要为二十几位铁路职工测量体温和登记,全部记录完毕,7:05交通车出发,途经大渡口区再开往铁路局西客整所。7:50到达目的地,职工们下车后,陈海洋又要将车开回西站再次消毒,然后到铁路局西客整所,等到下午17:00职工们下班,再测体温、原路返回,到达西站乘19:00公交公司的交通车回北碚,到家时已是晚上8:00。

  从北碚区出发,经沙坪坝区、大渡口区再到九龙坡区,穿越了四个区,时间单程就花了3小时35分,但对陈海洋来说,他觉得自己的辛苦很值:“火车要安全行驶,就全靠他们了,我这点披星戴月,不算个啥。”

  公交司机陈渝 最自豪是没有交通事故 最欣慰是女儿学会逐梦

  北部公交渝约公交发展公司驾驶员陈渝,也是为车辆段交通车开车的驾驶员。年龄36岁,驾龄就有16年,陈渝最自豪的,就是曾经开报废过两辆出租车:“到报废的时候,都没得任何交通事故。”但陈渝的梦想是开大客车。为实现梦想,2011年他办了增驾,成为北部公交的驾驶员。

  3月10日凌晨4:10,陈渝起床了。与陈海洋不同的是,早上从西站出发后,陈渝要驾车前往李家沱南桥头接铁路职工,8:00左右到达九龙坡区的铁路局西动车所,8:30原路返回西站给车辆再次消毒、清洁;下午16:00,从西站开往九龙坡区十三医院接铁路职工送往西动车所,17:30又把西动车所下班的另一批职工接回李家沱南桥头;之后,20:00前开往南坪会展中心接铁路职工,送往西客整所时已是21:00……等回到西站时已是23:00,再坐交通车回北碚。

  陈渝说,虽然很忙,但幸运的是潜移默化教会了女儿要奋斗,“虽然陪她时间少,但孩子学习很自觉,每每考试都是班上前几名。”陈渝懂事的女儿告诉记者,她最大的心愿便是“我安心在家学习,爸爸安心在外工作”。

  北动车所检修工颜静 每天要拧上百颗螺丝钉 每一个细节都不能忽略

  23岁的颜静是成都铁路局重庆车辆段北动车所的检修工。在检修所,有上百位的检修工,他们的任务,就是检修动车。检修工绝大多数都靠交通车出行。颜静比较幸运,住宿舍:“如果坐交通车,凌晨5点多就要起床。”

  跟随颜静上动车,她从工作服里拿出一把螺丝刀,对着车厢顶部的一颗螺丝轻轻地试了一下。“我们要百分百确认挡板安好了,所以拧螺丝,也是我的工作之一。”颜静粗略估计,每天至少拧了百余次螺丝。

  疫情发生后,颜静第一时间通过支付宝向湖北省慈善总会捐去5000元,这笔钱对于工作不久的她来说,是笔不小的数字,但面对记者她却说:“我们都是一家人,这个时候,能帮多少是多少。”

  运用车间维修工刘庆 确保火车每一个零件安全 保持上路运营的最佳状态

  在列车的车“肚皮”下,一位戴着口罩的年轻维修工被相机定格下来:他左手拿着电筒,右手举着工具检修着机器。

  他是成都铁路局集团公司重庆车辆段重庆运用车间的工人刘庆,29岁的他平时说话和和气气,可一旦工作起来,面部就会习惯性地严肃起来。

  为何会那么严肃?刘庆说,“可能工作太认真,所以看上去可能就比较严肃。”从火车“肚皮”钻出来,他的脸上又有了笑容,“火车日行千里,我们要确保它的每一个零件安全。”

  3月10日凌晨5:50,刘庆从李家沱的家中起床,简单洗漱后,6:10出门,步行10多分钟到融汇小学,然后坐上交通车。交通车师傅刘庆喊不出名字,但他知道疫情发生后师傅们也很不容易,“还要给我们检测体温、登记……”

  交通车到达菜园坝时已是7:10,排队测量体温、吃早饭,8:00开始签到确认上班,与头班的工作人员进行交接,然后就开现场生产工作会。“疫情期间的工作会全在户外开,每人间隔1.5米以上。”

  刘庆所在的运用车间,主要修的是普通火车的机械及维护。疫情发生以来,部分列车停运,很多平时跑在全国各地的列车开始回到运用车间检修,“跑和没跑,检修工作一样都不能少,我们要确保列车随时随地都保持上路运营的最好状态。”(重庆晚报-上游新闻记者 王渝凤 摄影报道)

(责编:章华维、高红霞)
蒙特卡罗国际信誉 艺库棋牌 澳门威尼斯人博彩网址 来宝棋牌 澳门手机赌博网站 永利网 六合宝典 澳门银河娱乐场 威尼斯人赌场平台 澳门新葡京游戏 澳门网投网址 澳门金沙官网 88娱乐网址 威尼斯人游戏网址 澳门十大正规赌博娱乐